澳洲幸运10哪里的|澳洲有没有澳洲幸运10

智能機器人 無障礙瀏覽 高級搜索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文化廳 > 文旅要聞 > 他山之石> 劇目評論

江那邊的世界與江這邊的人 ——話劇《過江人》的主題分解與舞臺呈現

來源:省藝術研究院 發布時間: 2018-09-21 09:03:48 撰稿人:朱可欣 瀏覽次數:14641

分享:



   

話劇《過江人》是吉林作者李繼和十年前的作品,甫一問世,就在 2007年的田漢戲劇文學獎上斬獲了話劇一等獎的殊榮。這是一部劇作技巧與主題立意皆頗為成熟老道的作品。其故事講述了在抗戰的大背景下,在東北的黑土地上,一群唱著二人轉的小人物為了追求生命的意義而與命運抗爭的故事,他們不屈的精神與追求自由的靈魂,以及直面人性的真摯與大膽令讀者動容。但是這出戲搬演于舞臺之上的道路卻是意外的坎坷。由于該劇以二人轉藝人為主人公的獨特設置,導致了話劇院團的演員唱不了戲,戲曲院團的演員又不會演話劇的尷尬處境,所以自問世以來,將近十年,一直無團立戲。
  不過經過漫長的等待,從 2015年開始,該劇似乎迎來了屬于它的春天。先是黑龍江省龍江劇藝術中心在 2015年推出了根據本劇改編的大型龍江劇《松江魂》,凸顯了該劇抗日的這條線索,在主題立意走向紅色經典的同時,發揮戲曲院團的優勢,解決了話劇與戲曲兩層皮的問題,并在 2016年參加第十一屆中國藝術節,演出獲得巨大成功與熱烈反響。應該說,從話劇走向戲曲,這是本劇一個成功的變奏。但對于像筆者這樣一個對本體論有著異常迷戀的讀者和評論者的角度來說,我更加期待看到此劇的話劇版本。
  這個愿望終于在今年九月的哈爾濱實現了,在 2017年黑龍江省新劇目調演的舞臺上,我們看到了由佳木斯演藝集團出品,大慶著名的舞蹈編導王舉老師出任導演的話劇版《過江人》的精彩演出。
  演出是非常成功的,而演出成功的基礎無疑應該是優秀的劇本,該劇只有六個人物,地點也大多集中在龔黑子的客棧中,時間也是在等待冰凌消退,開江通航的這一段時間之內,應該算得上一出不十分嚴格的三一律作品,而三一律作品是最考究作者功力的藝術形式,這或許是該劇在十年前一舉獲得田漢戲劇文學獎的重要原因之一吧。而更讓人驚喜的則是王舉老師的“跨界”演出,這還是筆者第一次看王舉老師導演的話劇作品,整個的舞臺調度舒緩有致,從容不迫,根本看不出是“新手”導演所為,再加上以董興順為首的演員們的精湛演技與激情投入,舞美的大氣與精致,整個演出可以說是一次相對完整與和諧的藝術享受。如果說演出有所瑕疵的話,我想可能就是幾個細節問題,白藝伶落水后的上場,白藝伶之死時的火盆沒能達到應有的效果等,還有一個問題是配樂,倒不是音樂本身有什么問題,本劇的配樂堪稱大氣磅礴,只是在場與場的銜接之上有些生硬,在觀劇過程中時有跳戲之感。但瑕不掩瑜,這依然是本次調演中的一出精品劇目。
  但最令我感興趣的還并不完全在于演出對劇作的完美呈現,而是在于舞臺演出呈現對于劇作本身的壓縮與刪改,所引發的劇作主題產生的分解與由此而生發出來的新的主題。的確如此,《過江人》原作的篇幅超過四萬字,而演出版本的時長被控制在一個半小時以內,那么演出版本的劇作篇幅也就在
一萬八九千字的樣子,篇幅被壓縮掉超過一半,其主題就自然而然的發生了變異。正如《過江人》這個題目所標識的那樣,江這邊的人要去往江那邊的世界,那么這條江和江那邊的世界就在這部藝術作品中超越了物質層面而進入了象征主義的內涵,這也是解讀這部作品的一把鑰匙。所以,在《松江魂》的改編中,創作者更多的突出了抗戰的內容,將二人轉藝人演唱“新綱鑒”和宣傳抗日的大主題相結合,在《松江魂》中,過江人要去的江那邊的世界則代表了他們心目中嶄新的世界,或者更政治化一點來說,江那邊是解放區,是新中國,那么其主題就要盡量擺脫龔黑子與山里紅之間癡情兒女的個人情感而服從更高的政治需求,這樣人物塑造與刻畫就更多了些紅色經典的味道,其劇作主題自然發生了分解與變異。而王舉老師這一版的《過江人》則更多的將筆墨集中在龔黑子和歲歲紅的情感線索上來,為了凸顯這一點,王舉老師做了以下幾個處理,一是大幅刪減了柳袖兒的戲;二是強調了金子對情感的作用,以及對人性的異化與戕害;三是白藝伶的人物形象中所蘊含的滄桑況味,做了一定程度的削弱;四是相對虛化抗日的大背景,殺鬼子只作為龔黑子的前史;五是江那邊的世界設定為二人轉的盛會,由此,過江就演變成了對藝與美的追逐、情與欲的融合;六是最重要的一點,原劇中的敘事重心是歲歲紅,而在話劇版中則和《松江魂》一樣,將龔黑子作為了敘事重心,使其成為絕對一號。原作中所具有的女性主義氣質也就基本消失不見了。雖然原作者本身未必就是這么設計甚至是認為的,但并不妨礙我們做出類似的解讀。其實,整個故事寫的是歲歲紅在三個男人之間的掙扎,她與白藝伶之間的恩義、與嚴小樓之間的知音難覓,以及和龔黑子之間從情欲到情義的升華,從這個意義上來講,《過江人》確實是一部有女性主義色彩的作品。經過新的刪減之后,話劇版《過江人》的主題就變成了在那個大變動的亂世,底層的小人物面對金子的誘惑與人性的異化,堅守內心的底線與原則,堅信對于情感的追求與執著,最終譜寫出一曲愛的頌歌。
  由此可見,同一部作品,在不同的創作者手中,會呈現出不同的風貌,那么引申下去,或許我們就要談到文本的一度創作與導演的二度創作的關系。當然這不是一篇評論文章能說清楚的問題,我所關注的則是這樣的修改對于文本本身來講的得失如何?而這種新主題呈現對文本創作是否具有倒推的意義呢?
  優點自然是不言而喻的,節奏更加的緊湊明快,觀眾的注意力也不會被分散,主線也更集中更清晰,但相應的,格局卻顯得有些小了。
  當然,并不是說寫了抗日的大主題格局就大,寫個人的情感格局就小。最終,龔黑子和歲歲紅的選擇依然震撼人心,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在這一版中,抗日的大背景確實推得有些太遠了,那種迫在眉睫的危機感幾乎沒有,最后的翻轉與高潮反而落在了小辮子的人性之惡與貪婪上,小辮子作為最后的反派,其力量也顯得卑微而弱小,而江那邊的世界設定為二人轉盛會,也確實顯得有些輕飄,所以這樣的處理,的確讓這個戲的力度和格局都有些小了。
  通過以上的梳理我們來倒推一下,這出戲在作者論的意義上給了我們的編劇工作者這樣一個啟示,一部成熟的作品,應該是一部主題具有多義性的作品,正如魯迅先生所說:“一部紅樓夢,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到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而性格飽滿而獨具個性的人物、緊扣時代律動的脈搏、以及文本本體所具有的情懷,是保證主題多義性的基礎,這是《過江人》這部作品的不同版本所帶給我們的啟示。

相關新聞

網站幫助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 負責聲明 隱私聲明

澳洲幸运10哪里的 31选7公式法 华东五省旅游报价 360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中国福彩36选7开奖 重庆时时开彩遗漏官网 大乐透走势基本走势图 华东15选5走势图浙江 赌博app软件怎么购买 快3必出两码 腾讯分分彩后二7码平刷